2007年5月8日 星期二

生日快樂

雪:

看到你在blog給我的生日禮物。今年總共只有三個人同我講生日快樂,其中一個竟然是遠在法國的妳,都幾感動。不過,好快我又變為很慚愧,因為我是永遠都不記得朋友生日,好像沒有為妳送上過及時的生日快樂。今年個生日都幾特別,可能係空閒時間太多,又可能係三字頭的開始,好像不知不覺間想忘記這個生日似的(很複雜的感覺,不解釋了)。

法國總統大選完了,看見別地的選舉,總令我想香港人、中國人是因為什麼原因被人奪去了這個與生俱來的權利﹖我們又不是生而為奴,為什麼一出生就要給人管治、聽人命令﹖

大選後里昂也有示威,妳們沒有受到影響吧﹖在這首個在法國渡過的假期(妳說有四天不知名的假期),是沉悶、有趣、抑或在想想這個決定的對錯﹖

2 則留言:

雪 提到...

明:

跟你相反, 我是會很努力去記住好朋友生日的. 因為這是一個付出少而回報大的行為. 看!只是一句小小的生日快樂便能今你"幾感動"了.
但無論如何, 三十歲是男人的黃金開始, 應該充滿力量才是!

雖然法國總統大選不關我這個"外人"事, 但身處於一個法國家庭裡, 昨晚也被他們感染得有點緊張. 一家人匆匆吃過晚會, 八時正就馬上聚在電視機前看結果. 幸好選出來的Sarkozy是他們所支持的, 否則他們心情一定大受影響.
今天曾到市中心逛, 見到地上有很多玻璃碎, 應該是昨晚部份年青人示威後留下的. 但今日市面已一如以往般平靜了.
其實之前我也不怎樣擔心會有激烈的示威. 法國已經是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 前人那麼辛苦才爭取到一人一票去選自己的總統, 就算最後選出來不是自己所支持的, 我相信大部份法國人也會懂得尊重及遵守這個遊戲規則.
至於中國? 我相信是時間問題吧!

四天假已過了三日,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事做, 行行逛逛睡睡吃吃. 有時候也分不清什麼是沉悶, 什麼是有趣.
或者反過來說, 懂得享受沉悶都是一件有趣的事吧. 在這裡的河邊, 路邊的椅子, 不時會見到有人獨個兒坐著, 沒有人會用奇異的眼光望他們, 一切都好像是理所當然和正常不過. 看在香港人的眼裡, 他們很沉悶; 但用他們的定義, 這可能是他們生活裡必需要的成分.
所以, 身在法國, 就跟隨法國的節奏吧!

男 提到...

咳咳……
對,我是忘記了。
生日快樂!明。讀過你的文章,寫得很好,見解精闢,佩服佩服,雖然有時不太認同(其實可能是不太明白),但緦得承認很欣賞你的才華。

我的論文已經告一段落,又是時候讓我想想自己還想做些什麼……如果以這一刻作準的話,應該是去完成四年來一直未寫好的作品《時地人》,和去做一做運動。

工作、養家、寫文章、做運動……對很多人而言,這樣的生活可能已經很充實,但不過都是自己的事,有時候只顧做自己的事,生命略嫌單調枯燥。

有朋友在心中的感覺其實很好,Ellen去了法國,坦白說十分掛念……幸好她常常放些看了讓人心曠神怡的風景相上blog,這做法很好。時常想像半年後回港的ellen會變成怎樣??很期待……

座右銘

火雞最好味的時候,就係未食和食第一啖之間 - 麥兜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 Adam Smith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 Volt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