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

虧欠

雪:

星期一返回元朗處理私事,順道跟嫲嫲飲茶、閑話家常;其中,聽到嫲嫲說平時很悶,心中忽然一酸。自小與嫲嫲同住,父母在職,照顧我們兄弟二人的重責當然落在嫲嫲身上。大約十年前,元朗的村屋建成後,為了「監管」住客、為了解決婆媳問題、為了看守祖屋,嫲嫲便搬到元朗居住。父親孝義,每星期均會「回鄉」探望,其他家人—包括自己,多是大時大節才回去,嫲嫲說悶不是第一次。現在每逢天涼、大雨,都會致電問候。對於我來說,已是難能可貴;對於嫲嫲來說,明顯是不夠的。

然後,跟嫲嫲到隔壁親戚(別問我是甚麼親戚)問好,嫲嫲看見鄰家BB便愛不釋手;我在跟隨父親回元朗拜山時,在同一個地方、抱著同一個BB,看見了同一種欣喜。

我很慚愧。知道搬回元朗可令嫲嫲開心,但我忍受不到這種差不多與家人同住的感覺;知道生兒育女可以令眾人開心,但我還未想清楚這種新生活的轉變。這些取捨,父母嫲嫲在照顧我時卻從未考慮過。

慚愧,因為我可以,卻沒有。

3 則留言:

雪 提到...

明:

其實我覺得不應該讓年老家人獨自居住的, 一來由於安全問題, 二來這未免太淒涼了. 不過如果如你所說你嫲嫲隔壁就住了親戚(是甚麼親戚?), 那情況又不是太壞. 那你每個月就多點回鄉探探她吧! 我覺得這已超越了你所說"你可以,卻沒有", 而是"你應該和可以, 卻沒有", 尤其你年幼時是由嫲嫲照顧的.

有時候搭車見到老人家無位坐而自己有位坐, 一般來說都會讓座, 但也有試過給自己一些不是原因的原因(例如今日自己個袋都好重,後面應該有人會讓座等等)而繼續安坐, 之後卻一整日都感到不安和不暢快, 得不償失, 是故警惕自己下次可別再試. 所以你也讓你的慚愧作為推動力去做多一點吧.

不過生兒育女則是另一個問題, 我認為這應該以夫婦倆的意願為依歸,而不是以能否令眾人開心而去下決定.

提到...

是甚麼親戚﹖唔……其實我都不知道,親戚的仔女是我的堂兄妹,但我的爸爸與嫲嫲的關係又很複雜。

妳的看法,我是完全同意的。

匿名 提到...

親戚是爸爸的大嫂...
BB是爸爸的大嫂的孫兒/女

座右銘

火雞最好味的時候,就係未食和食第一啖之間 - 麥兜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 Adam Smith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 Volt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