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0日 星期三

雪:

今天約了朋友在外午膳,剛在巴士坐下,便聽到一段「耳熟能詳」的對話,其中不外乎是:「係囉,幾犀利呀」、「最衰放早左」、「聽講話仲會上呀」等等。對,又是股神之間的對話,股神筆記遠較死神筆記重要。

如此這般對話,早已習慣,卻令我於巴士途中不期想回想自己的「投資經歷」。初次買股,應該是工作一年多後,一手一手的買匯豐,買買賣賣,賺了數千元。後來,愈來愈狠,曾經炒起即日鮮來,每次動輒十數萬;這個數目,已是當時的所有身家。幸好,上天眷顧,竟然得利,我亦及時「收手」,從此只作「長揸」。

細想之下,投資(或投機)真的很容易令人迷失。我們對賭博的警覺很強,但對聽消息、亂指冧把的投資卻是振振有詞。我們這一代,經過金融風暴、禽流感時代的低潮,或許是我們的幸運。

1 則留言:

雪 提到...

明:

看你外表老實, 一幅一日三餐Franklin碟頭飯已心滿意足的樣子,估不到也曾經炒過即日鮮,可見金錢及股市對人有多大吸引力…

我不是股票專家,現在亦非身在香港,故未知大眾實際有多瘋狂,但常聽說"當人人也談股票時,也就是股市差不多爆破之時", 現在上半句已發生, 又可印證一下整句話的準確性有多少了.

不過可能這就是人性(或香港精神?),當雙眼浮現個"錢"字,心口亦自自然然會出現個"勇"字,我想就算再有多少次金融風暴的經驗和教訓,仍會有很多身先士卒的...

座右銘

火雞最好味的時候,就係未食和食第一啖之間 - 麥兜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 Adam Smith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 Volt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