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日 星期六

送舊迎新

踏進新的一年已有幾天,覺得應該在新舊交替之間寫上幾筆,可是幾次想動筆都放棄了,因為之前在不同情況下已經總結過幾次,實在不想好像老頭般喋喋不休。最後既然還是寫了,或許就多說點新、少提點舊。

對於很多事的記憶已經很模糊,看看舊文,才知道很多事情原來在08年發生。雖然早在去年已經是學會中人,但背負學會之名定期在信報發表文章做主持參與討論和接受訪問都是今年之事。原來二月才認識蕭滿章,可是其間相處,尤其是跟他回到內地參加大教授的研討會時的一夜暢談,感覺卻像認識多年。隨自己所想而不是計算利益做了很多事,不止是完成了研究院的課程,也完成了長跑、進行了三十天的大冒險。當然,這樣也使我錯失了海嘯前上岸的好時機

去年年尾,終於要榮升Uncle,不過看著這個新生命,確實使我明白為人父母所為何事,而因為一次執行司機的職責,也在今年的頭一天便見證了另一個新生命的誕生。過去總認為不要把新生命帶來這個沒甚希望的世界,現在看著這些新生命,我想或許他們就是世界的希望。

新的一年要在這種經濟環境找一份工作,恐怕不會是易事,不過路總會走過;畢竟,金融風暴下畢業的我從來以此為常態。看到新聞訪問有畢業生哭訴送出幾百封求職信仍未有回音時,我總是難以理解,因為我以為這是尋常不過的事情。

或因如此,當「三十世代」或其他人提出世代之爭小手編輯感到不平之時,我也覺得奇怪。原來我只是第四代人(1976至1990年出生),不過年過三十,倒也明白「三十世代」所思。剛畢業的初生之犢,滿懷衝勁和熱誠,即使位處低層、遇上進身不得,總可以身圓其說給予自己時間累積經驗和努力學習。三十以後,經驗已豐,也考上了不同資格,位處中層又見年輕後來者紛至沓來,進身不得形成了很大壓力、也難以再託之於累積經驗和學習之中。不是要說現在的人競爭不激烈、沒有努力過,但上層無位因而打壓下層是千古不變的常見現象,即使已經上位的「三十世代」也是如此對待「同類」。上層為第二代人、下層為第三代人當然較為普遍,但我想他們都不是看著大家的「世代」行事。工作經驗告訴我,遇上一個用人唯才、賞罰分明的老闆本來就較中六合彩還要難,這可能是性格人品、更可能的訊息不全(看看網上多少懷才不過便知),但這是一個現實,中間沒有對錯。


一個有意成為作曲家的年輕人寫信給莫札特, 請他建議應如何寫作一首交響曲。莫札特回答,交響曲是一種 綜合體,是難度頗高的一種音樂形式,他建議應從比較簡單的 下手。這位年輕人抗議道:「但是莫札特先生,你寫交響曲的 時候比我現在還年輕呢。」 莫札特的回答是:「我可沒有問過人家怎麼寫。」


人生是否就因而暗淡無色﹖我認為人生無非一連串的經歷,即使是悲喜失敗成功,有經歷就好了。努力工作、努力學習都是一種對新經歷的期盼,沒有遇上是常態,遇上才是幸運。或許上一代人、身邊一些人都較自己幸運,但這也不代表自己悲涼,更加不應因而對交上好運的人心存憤恨。放下工作,尋找其他經歷也不是壞事,當然這有代價,有時因為代價太高難以成事,中間其實總有選擇。

未來的工作無論如何,是委曲求全的、是學非所用的、甚至根本沒有工作,都是一種經歷。假如遇上合意的工作、好的老闆,應該感恩;假如不是,這無非是常態,而人生總有其他經歷可尋。

8 則留言:

Kim 提到...

有這麼一種說法:
人生好像拋雜耍的小丑,五個小小的球在手中不停把玩,健康、工作、家庭、友情、信仰是五個小球的名稱,當中四個是玻璃球,一跌就會粉碎;只有一個,即使跌到地上,它仍會彈起……大家猜猜是哪一個?

提到...

如果要我估,相信係友情……不過我知一定錯:)

海倫吳 提到...

我估!應該是工作吧:)
約干年前好像曾經聽過這小故事,不知是否小方告訴我們的呢?@@

scs08096e 提到...

海倫對了!
是工作!
像明叔叔的事業一樣,今後說不定彈得還要高呢!

提到...

scs08096e:

你好,歡迎到訪,相信你是方老師的學生和海倫的同學吧!看見你(們)的網誌叫作"6E華文文學館",有34個成員,很有氣勢,期待看見你(們)的文章網誌。

另外,大家客氣的話,就跟海倫一樣加個哥哥的稱呼便可以了。叔叔呢,愧不敢當、也不想當:)

小明

提到...

忘了說的,各位對於我工作方面的關心和鼓勵,真的非常感激。真的,有暖意。

薛子珊 提到...

期待新生命的来临!

海啸前未能上岸,绝对于说不上是错失良机。认识太多成功上岸的人在试用期给公司干掉!

正如你所说,揾工难对第四代是常态,所以我们才懂感恩,这也是我们比第三代要强的理由,哈哈哈

提到...

嗯,scs08096e……終於明白這個密碼的意思,其實如此明顯,現在才知實在太笨。

薛會長,謝過留言。為什麼你老是用簡體字﹖

座右銘

火雞最好味的時候,就係未食和食第一啖之間 - 麥兜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 Adam Smith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 Volt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