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7日 星期三

蘋果腸炒通粉配牛扒汁

別怕,不是去錯了教煮食的網誌。事緣早前買了蘋果腸作為「防風」措施(自從一試後便難忘),用期日近,昨日午餐又餘通粉半碗;性惰,是故打算「炒埋一碟」。

從來只煮不炒,因為「白烚」只要花多點時間,總能煮熟。炒,時間太短則不熟,過久則燶,風險很大。此外,家無汁料,總不能「白炒」,於是只好硬著頭皮,用上了煎牛扒用的牛扒汁(對,真的很求其)。

嗯,賣相不錯,但假如我死了旳話,應該是食物中毒。













後記:竟然忘了把太座的兩個「打風餐」與大家分享,要知太座下廚較九號風球還要罕有,罪過罪過。



重點是這個柱侯醬牛肩,慢火煮幾個鐘,蘿蔔好吃得不得了。方男肯定喜歡到不得了。





這就是蘋果腸的來由。牛扒是常客,而這個薯蓉是第二次的製成品,初次實驗加了太多牛奶,成了薯水。於是區區在下以外行指導內行,說加水的製品,應該是寧少勿多;因為少了可以再加,多了便難以補救。結果,證明理論還是可以一般化的。

5 則留言:

海倫吳 提到...

無問題,我從小到大用微波爐叮公仔麵,還沒有因輻射死掉,可見人類生命力極頑強=)哈哈。

盧俊 提到...

是新相機?

Kempton 提到...

very nice.

提到...

各位,我還健在,看來人類的生命力的確頑強。

俊,這只是用了微距功能的傻瓜機。不過,是否買新機,真的掙扎得很辛苦。

Kempton 提到...

Your wife's 柱侯醬牛肩 looks very yummy. :)

座右銘

火雞最好味的時候,就係未食和食第一啖之間 - 麥兜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 Adam Smith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 Volt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