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4日 星期五

短期

雪:

今天看了貽興王的專欄,才發覺這是他於蘋果的最後一篇專欄,如果不是無意中發現,可能從來不知道他的文章曾經出現過。常言道(抄林夕的):輕輕的他走了,正如他輕輕的來。

他最後的一篇文章,名叫「短期」,內有「常常會有些奇怪的小願望希望能夠在這短暫的一生裡達成」、「說明了不會長久」、「要完,始終還是要完的」,令我想起自己,也想起妳。 妳的旅程,如你所言,不知不覺只餘下二個月;他日躲在熟悉的被窩中,不知會作何想﹖

如果是我,我會預知到,因為過去幾十年,我都是在如此的循環中。過程中,因為壓力、懶惰種種原因,總是錯過很多;過去了,又會有點自責。當然,下次還是再犯。

妳要努力、努力、努力,把握餘下時間(當然,又不一定要夜宿於旅遊巴)。

新聞一則:陳方安生宣佈參加港島區立法會議席補選,有點峰迴路轉。

1 則留言:

雪 提到...

明:

時間過得愈來愈快了,還剩下個半月在里昂的日子.

不時會有人對我說:"為什麼不留耐一點呀""回港後再回來嗎?""可以在這裡找工做." 好像假設了每個在這裡待了一陣子的人從此不再想回自己的地方.

但我卻沒有這個感覺. 如你標題所說"短期", 六個月對我來說剛剛好,如果用一條線表達是次旅程, 這就是一條45度向上的線,現在已差不多到頂端,我覺得在頂端時回來是最完美的.

當然會繼續把握餘下的時間,其實里昂有很多應該要參觀的地方還未參觀,還有十一月頭會再來一次通霄巴士之旅(這次有人跟我一起癲...),所以這個半月感覺上應該會過得更快.



P.S. 知道陳太參選,讀過林行止先生有關於此的文章,頗有趣.撇開政治的因素,的確很希望陳太贏,試想陳太當眾向曾師長質詢的畫面多刺激!

座右銘

火雞最好味的時候,就係未食和食第一啖之間 - 麥兜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 Adam Smith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 Volt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