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5日 星期四

蜆的啟示

雪:

看過星期一的奇妙旅程後,是否很羨慕﹖其實這個旅程能夠成行,本身已經很「奇妙」。事事要求「準備」的我,竟然接受於四小時內將背景由商場轉為泥灘,是為一奇。到埗後下著大雨,換了我是「主持人」,必定左想不方便、右顧不安全,取消活動,就是方男才有這樣的毅力,堅持繼續。就是這種性格的差異,我的生命亦較方男少了很多色彩。

摸蜆的樂趣,似乎不在於過程,而是這種暫時從日常生活中抽離、把寄存多時的煩惱隔離的感覺。釣魚人喜歡的,或許也是這種感覺吧!想到這裡,不期然令我撫心自問,現在暫別工作會不會也只不過是希望與商業世界隔離﹖會不會真的有一種人不適合這樣的世界,抑或他們只是選擇了錯的生活方式﹖

經常希望重回我們的書院看看,今天終於立下決心走一趟,感覺卻沒有想像中的震撼。給妳兩張照片留個紀念吧!

1 則留言:

雪 提到...

明:

的確有點驚訝你們竟然有勇氣在下雨天摸蜆, 我想方男因為職業關係, 對於雨天程序比較可以作當機立斷的決定.

有能力有條件去讓自己暫別工作並與商業世界隔離一陣子可能也是一件好事, 就正如你摸完蜆之後, 重回學習和寫作上可能更有效率及有更多靈感.
怎會沒有不適合商業世界的人? 不過香港是個商業社會, 可供選擇的非商業生活方式又有多少?

你要重回書院也很方便吧… 用"立下決心走一趟"來形容是否言重了點?
原來我的"樓上樓下"也有很多是認識的!

座右銘

火雞最好味的時候,就係未食和食第一啖之間 - 麥兜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 Adam Smith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 Voltaire